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红运快三今日提前预测: 第兩千兩百一十七章 雙胞胎

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
    推著餐車,李云道神色平靜地走向電梯。也許是因為聽到了餐車的聲音,一個老外探出腦袋往外看了一眼,而后皺眉道:“我點的餐怎么還沒到?”李云道不禁苦笑,只說“馬上馬上”,那老外這才罵罵咧咧地關上了房門。到了一樓,將餐車推進一處無人的儲藏室,李云道迅速走出賭場酒店,后門專供物資運輸的門外,早有一輛島上通行的高爾夫電動車候在原地,看到李云道飛奔過來,同樣一身酒店制服的戰風雨立刻開車迎了上去。

    躍上車,李云道這才一邊松開衣領一邊道:“估計得抓緊了,錯過了這場好戲,這陣子就白忙活了!”

    維納斯島,廢棄碼頭,海水漆黑如墨,一艘同樣通體黝黑的快艇在海水中浮沉搖曳,百無聊賴的金發男子打了個哈欠,正嘀咕著“怎么還沒來”時,便聽到耳朵里傳來一陣電噪,而后便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喬治,還有一公里到碼頭!”

    早就已經以游客身份潛入這座維納斯島的喬治立刻精神一震:“好咧,看戲去嘍!”

    夜色蒼茫,海風輕拂,由于島上前陣子頒布了宵禁令,只遇見巡夜的圣教神職人員,白日里游客如織熱鬧無比的小島此時仿佛被人關上了開關,大街小巷中空蕩蕩,只有淡淡地薄霧隨夜風飄蕩。

    一面象征圣皇無上權力的金色旗幟在夜風中獵獵作響,扛旗之人一身黑色長袍,全身上下都籠罩其中,仿佛與這夜色渾然一體,那金色圣旗后方,是如同鋼鐵洪流一般的暗影軍。

    軍團首領戴著一副面具,同樣全身上下籠罩在黑袍之中,只有一把黑色寬劍象征著他對這支軍團至高的統轄權。

    “出發!”那軍團首領沒有太多的贅言,簡簡單單地一揮手,便帶著那支仿佛從地獄里走出來的軍團,直奔向那處血與火的殿堂。

    朝會后,普里阿摩斯用手中那枚血影戰符將原本直屬裁決殿的血影軍團全線調離,如今駐扎在島上最是難守易攻的平原地帶,從騎士團和外事廳叛變出去的兩支叛軍以犄角之勢,恰好鉗制住了這支號稱圣教戰力最強的軍團。今日的裁決神殿連個守門的都沒有,諾大的神殿里,只剩下那位光桿司令的裁決大神官阿佛洛狄德和他那位脾氣不太好的女廚娘赫斯緹。

    年輕的裁決大神官又坐在那張長長的餐桌旁,面前是一盤烹飪得極用心的小羊排,他吃得極是用心,連盤子里用來裝飾的西蘭花也吃得一干二凈。

    赫斯緹皺著眉坐在他的對面,雙手平放在餐桌上:“真不做決定,就沒有機會了!”

    他露出一絲苦笑道:“可是,我對那把椅子,當真是一丁點的興趣都沒有。為什么所有人都覺得,我才是對那把椅子最感興趣的那個?”

    赫斯緹無奈道:“那是因為在今天你交出血影戰符前,你是這座島上實力最強大的那個。人啊,總是前怕狼后怕虎,尤其是已經坐擁權力的人是靠著見不得人的手段保持著威嚴時,他便會擔心別人也會用同樣的方法來對待自己?!?br />
    阿佛洛狄德放下手中的刀叉,看向美貌的廚娘道:“可我已經把血影軍團交出去了?!?br />
    赫斯緹沒好氣道:“你敢說,就算戰符沒法重新回到你手上,你沒法對那些自己一手培養出來的家伙一呼百應?”

    阿佛洛狄德苦笑一聲道:“就算可以,我也不會去做。這里是我的家,我為什么要毀掉它?”

    赫斯緹聳肩道:“但別人并不那么想,尤其是坐在那把椅子上的人,他不那么想。他只會覺得,能對血影軍團施加影響力的你,會對他坐那把椅子造成什么樣的威脅。嗯,目前來看,你對他的威脅,的確也是最大的?!?br />
    阿佛洛狄德拿起面前的杯子,輕抿了一口水,搖頭嘆息一聲道:“他為什么總覺得是我呢?難道是因為我們的父親?”

    赫斯緹微微嘆息一聲:“老大人臨走前已經將當年的事情說得很清楚了,赫拉克勒斯不過是老大人用來迷惑那個人的,不過,那孩子跟你父親也是有些淵源的?!?br />
    阿佛洛狄德奇道:“私生子?”

    赫斯緹失笑道:“你覺得你倆和赫拉克勒斯長得像嗎?”

    阿佛洛狄德笑道:“開個玩笑。我知道,很久之前,血影軍團里便有一位力大無窮的統領?!?br />
    赫斯緹道:“他是你父親從小的玩伴?!?br />
    阿佛洛狄德點頭:“老大人這一計還是太過狠毒了些,這對赫拉克勒斯不公平??!”

    赫斯緹道:“那孩子的父親戰死了,你父親便將他當成了自家孩子來撫養,有何不妥?”

    阿佛洛狄德苦笑道:“但也沒有必要讓他來承受之前的那一切??!”

    赫斯緹道:“那還不是因為坐在椅子上的那個人太過狠毒,但凡他心善些,老大人也不會出此下策?!?br />
    年輕的大神官嘆息一聲,揉了揉自己英俊得不像話的臉龐,他看上去有些疲憊:“你也覺得我應該去做那把椅子嗎?”

    這一回,赫斯終于沒有開口,只是平靜地看著他,就像很多年前,她還是個小姑娘的時候,總是仰視著他的父親那樣。

    “你知道嗎,當年,你的父親也問過老大人這個問題?!焙賬圭鏡拿加羆涓∠殖鲆荒ㄓ巧?,“圣皇當年試探著把裁決大神官與圣子的頭銜同時給他時,他也是笑著搖頭拒絕的?!?br />
    阿佛洛狄德看向赫斯緹:“你知道我的,仇是要報的,但椅子……”他嘆息一聲,“真的沒興趣??!”

    那美艷的廚娘卻狠地一拍桌子:“你沒興趣,可別人不那么覺得,這島上所有人都覺得你才是最大的威脅,你才是對那把椅子最有興趣的人,你才是最有潛力坐那把椅子的人,不信你去問問奧爾德斯和科托斯,他們是不是這么覺得的,若不是,他們又如何會甘愿讓老頭子分走自己一部分實力,如今又偏偏正好能牽制著你的血影軍團?阿佛洛狄德,你是不是傻?”

    這位圣教有史以來最年輕的裁決大神官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頭疼吶……”

    赫斯緹沒好氣道:“這會兒頭疼也沒用了,估計來找你麻煩的暗影軍團已經出發了。要么走,要么死在這兒,你選吧!”

    阿佛洛狄德卻突然抬起頭,看向赫斯緹道:“你走吧,我留下?!?br />
    赫斯緹怒目道:“在你心目當中,我赫斯緹是那么不講道義的嗎?”

    阿佛洛狄德凝視對面怒目相向的女廚神:“我好像一直沒跟你說過,你真的很美!”

    廚娘裝也藏住優美身段的女廚神微微一愣,而后難得地沒有惡言相向:“真的嗎?”

    阿佛洛狄德甩了甩有些發懵的腦袋:“嗯,真的?!?br />
    女廚神起身,走向那個向來都是被自己調侃奚落的冤家:“為什么現在才說?”

    年輕的裁決大神官覺得視線有些模糊:“總比沒機會說好……我好像有點困,待會兒還要……先休息一下……”

    他的話還沒能說完,便已經趴在餐桌上進入了夢鄉。

    女廚神赫斯緹走了過來,在他身邊蹲下身子,將頭貼在他的身上,輕聲道:“對不住了!只是當年你父親犯過的錯,總不能讓你這個倔強的傻子再犯一次吧!”

    再次站起身的時候,她已經將那進入夢鄉的男子扛在了自己的肩上,緩緩走出餐廳,走進廣場。

    廣場上站著一個人,朦朧的夜色中,那人抬頭望向裁決殿上方那處血與火的雕紋。

    “接下來,交給你了?!焙賬圭拘ψ漚恢淮尤釉諛僑說慕畔?,“你們身材相當,應該問題不大?!?br />
    那人微笑轉身,一張與阿佛洛狄德長得一模一樣的面龐足以讓赫斯緹愣了半晌。

    “真像!”女廚神感慨萬份。

    李徽猷點了點頭:“本就是同卵雙胞胎,又怎么會不像呢?”

    赫斯緹依舊有些擔憂地低頭看了一眼被自己扛在肩上的男人,而后又抬頭看向對面的李徽猷:“你確定可以?暗影來了足上萬人!你就一個人……”

    李徽猷微微一笑:“誰說只有我一個人?”他笑了笑,接著道,“我家仨兒說,我們有十四億人?!?br />
    赫斯緹沒好氣地瞪了那人一眼,一樣的長相,卻是完全不一樣的脾氣:“告訴李云道,他欠我一本食神譜!”

    李徽猷笑了笑:“就算沒有那本食神譜,你也會做出一樣的決定的?!彼搴賬圭炯妨思費劬?,“走吧,如果到時候他愿意回來,告訴我一聲?!?br />
    赫斯緹搖了搖頭:“他這三十來年過來太辛苦了,我打算讓他好好放松放松?!?br />
    李徽猷卻笑道:“嗯,最好一口氣多生幾個娃,讓他好好地‘放松放松’!”

    女廚神俏臉微燙:“行了,知道了!”而后,大步流星走向神殿外。

    李徽猷站在原地,目送兩人的目影消失,這才撿起地上的袋子,打開。

    嶄新的大神官袍,金絲邊在夜色中也一樣閃爍著耀眼的光澤。
推薦上一章回目錄红运快三包赔计划書簽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就愛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