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快三走势图红运: 第1513章 毫發無傷的列兵-1

書簽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
    全息影像!

    從一開始進來的就不是人,這特么是人干的事兒嗎?!

    意識到這一點,森永元差點沒一口老血噴出來。

    然而,已經沒有時間給他發呆了。

    那冰冷的應答聲,將他從目瞪口呆中驚醒了過來。

    “是,指揮官?!?br />
    玲的脖子微微動了下,紅色的瞳孔綻放出了猩紅色的光芒。

    和那瞳孔對上視線的瞬間,森永元不知為何心臟輕輕一顫。預感到危險的他大喊了一聲“干掉它”。然后便慌不擇路地奔向了客廳的側門。

    噠噠噠——

    幾乎就在他前腳剛剛奔出客廳的瞬間,灼熱的氣浪從身后傳來。只見懸掛在天花板上的一把把自動武器,瞬間如同點亮的火把,攢射出火焰。

    漫天彈雨從天而降,噼噼啪啪地打在了玲的身上。

    爆炸的硝煙彌漫,整個客廳就像是臺風過境一般,只留下一地的狼藉。那套名貴的真皮沙發和上等木料的茶幾已經被徹底撕成了碎片,連個完整的零件都找不到。

    回頭看了一眼身后,見客廳的中央甚至找不到一塊完整的地磚。

    心中料定那臺仿生人絕對無法從這場金屬風暴中活下來,森永元心中稍稍松了口氣,腳步也不由自主地停了下來。

    然而就在他準備返回客廳看看情況的時候,他的心臟忽然一緊,瞳孔瞬間收縮成了一個點。

    只見站在火力中心的那臺仿生人,除了外面的皮膚被撕碎了之外,皮膚之下的骨架幾乎沒有受到任何實質性的損傷。

    整個人就和沒事兒的人一樣!

    看了一眼天花板上那些子彈打空的自動武器,玲面無表情地朝著森永元的方向走了過去,

    臉上再也看不到游刃有余的表情,森永元驚恐地向著門廊的方向撤退,并且高聲大喊了起來。

    “攔住它!給我攔住它!”

    聽到了主人的命令,一臺臺仿生人仆人從樓梯上走下,從門房內走出,手中拿著精良的武器,對準了剛剛踏過客廳側門的玲,毫不猶豫地扣下了扳機。

    橙紅色的火光閃爍,攢射的子彈幾乎點燃了空氣。

    然而相比起前一輪的那場金屬風暴而言,這點毛毛雨根本不值一提,甚至連拖延站在暴風雨中心的玲的步伐都做不到。

    走到了距離自己最近的一臺仿生人面前,玲伸出手捏住了它的脖子,然后不輕不重地一握,緊接著便看見那頭顱就像是被剪斷了一樣,拖拽著一串電線和身體分了家。

    完全無視了打在自己身上的子彈,玲從它的手中拿下了那把槍管發熱的突擊步槍,接著面無表情地將槍口抬起,對準了那些對著它宣泄火力的仿生人士兵,點名似的扣下了扳機。

    整個戰場的畫風相當詭異。

    明明是一群人圍攻一個人,然而被圍攻的那個人身上,卻找不到一丁點兒狼狽的痕跡。

    反倒像是那些如同軍團一般作戰的被alpha病毒感染的仿生人,像是被反過來包圍了一樣,被玲一個人揍得狼狽不堪。

    彈夾中的最后一顆子彈出膛,那如鞭炮般炸響的槍聲也終于停歇,看了一眼從二樓扶手處摔落下來的最后一名仿生人戰士,玲接著又看了一眼打空彈夾的步槍,便隨手將這件玩具扔在了一邊。

    就在這時候,它的身后忽然響起了電流的嗡鳴,一把約莫有老式吸塵器大小的等離子體切割器閃爍著灼熱的光芒,朝著它的背后戳了上來。

    聽到動靜的玲轉過身去,伸手一把抓住了朝著自己刺來的等離子體射流,朝著那人看去。

    只見將這把切割器握在手中的不是別人,正是先前為兩人端上茶水的老管家。讓人意外的是,明明是人類,但那顆沒有感情的瞳孔中,卻寫滿了狂熱,以及與其他仿生人無異的視死如歸。

    看著那只機械手在高溫等離子體射流的切割下開始融化變形,老管家的心中頓時一喜??吹較M乃?,從那咬緊的牙縫中擠出了一句話。

    “去死吧!”

    說著,他用力將手中的等離子體切割器向前推去。

    然而下一秒,他臉上的表情便凝固在了那里。

    只見那融化的機械手并沒有如他所愿地化作鐵水滴在地上,而是像有意識的液體一樣向前蔓延,直接堵住了切割器的噴射口。

    噴射的等離子體無法釋放,被鎖死在了加熱室內,那管家甚至還來不及松開按下的按鈕,便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手中的切割器被膨脹的等離子體熔毀,炸成了碎片。

    “啊啊??!”

    瞬間釋放的等離子體幾乎將空氣都點燃了。

    感受著那高溫氣流灼燒皮膚的痛楚,那人不可控制地發出了慘叫。

    看著蜷縮著倒在地上的管家,不知何時手臂已經恢復原樣的玲,面無表情地從他身上挪開了視線,接著將目光投向了森永元逃跑的方向。

    “危險,清除?!?br />
    “繼續,追擊?!?br />
    ……

    從別墅中奪路而逃,慌忙沖進車庫的森永元甚至來不及挑選開哪一輛逃亡,便匆匆坐上了離他最近的那臺磁懸浮轎跑。

    他的身份已經暴.露了。

    一旦讓安全局的人知道他和基金會的關系,以及在基金會中的地位,他的下半輩子基本上不用想從牢里出來了,那些榮華富貴也都將化作泡影。

    他現在唯一的活路便是逃出泛亞合作境外,最好是去北海聯盟或者南美聯盟這樣的地方,然后再用最快的速度借到空間站逃往火星。

    只有在火星上,才有真正意義上的安全。

    “該死!怎么發動不了!”

    看著癱瘓的自動駕駛系統,以及怎么也啟動不了的手動駕駛模式,森永元的臉上寫上了一抹慌亂。

    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事兒,他的愛車就像是中了一發emp一樣徹底癱瘓掉了,無論他如何呼喚也啟動不了。

    “草!”

    怒罵了一聲,森永元匆忙從車上跳下,換上了另一輛越野。

    然而……

    結果還是一樣。

    就在他手忙腳亂地正準備試第三輛的時候,坐在駕駛位上的他忽然看到了出現在車庫門口的那道身影,以及一架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四旋翼小型無人機。

    眼中的驚慌最終漸漸地化作了深不見底的絕望,他握著方向盤的手,緩緩松開了。

    “真是何必呢?”

    湛藍色的光芒從無人機的下方投射,陸舟的全息影像再次出現在了車庫里。

    走到了那輛越野車的旁邊,看著降下車窗、臉上寫滿哀求之色的森永元,陸舟淡淡笑了笑,繼續說道。

    “……這句話,我還給你?!?br />
    “求求你……”森永元哀求著說道,“放過我吧,我把我在地球上的所有財產都給你!”

    “錢對我而言,只是一串毫無驚喜的數字罷了?!?br />
    被那精神壓力折磨的幾乎崩潰,森永元自暴自棄似的咆哮道:“你到底想要什么!為什么就是追著我不放!”

    追著不放?

    陸舟不禁有些好笑。

    這家伙怎么能說出這樣的話來,到底是誰追著誰不放?

    不過,作為長輩,他也懶得和這家伙計較那么多了。

    “告訴我你知道的一切,關于宇宙之靈基金會,關于alpha病毒?!?br />
    聽到這句話,森永元的眼神中閃過了一絲慌亂,躲閃著視線說道。

    “我不知道……我只是個外圍成員?!?br />
    “別裝了,”說到這里,陸舟忽然放棄似得嘆了口氣,繼續說道,“也罷,審問本來就不是我的專業。既然你不想說,那還是去對專業人士解釋好了,也省的我浪費時間?!?br />
    看著開始撥電話的陸舟,森永元咽了口唾沫。

    “你在給誰打電話?”

    陸舟面無表情地說道。

    “安全局?!?br />
    “審問kb份子,他們比較擅長?!?br />
    -

    (逼王的生日,撒花慶祝~~~感謝書友“羅咕咕了”、“如果我冷了”、“薇婭0205”、“買菜的第二個號”、“audreya,veiro”、“忘機的抹額”、“枝有木兮木有山”的盟主打賞?。。。?/div>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就愛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發貼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更新!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